鹤绵

佛系写文,顺锐景译。

写文随缘。

【顺锐/R18】我比果子能干(下)

车的下篇,写得肾虚,词汇被榨干了。
名字是瞎取的。

ooc无逻辑,看车不带脑,带脑不看车。

阅读愉快。
石墨:https://shimo.im/docs/uHZk5Zfq6HASmYA5
微博补档:https://m.weibo.cn/3020906205/4237190055214587

【顺锐/R18】我比果子能干(上)


果子帅还是我帅的后续,一辆悍马的上篇。

趁着睡觉前卡在进入部分。

剩下的回校再写(。

链接走评论,第一次用石墨好紧张。

【顺锐】我和果子比,谁帅?

日常随笔小甜饼,总觉得一天不写就对不起自己。深刻反思然后赶出一篇小日常,掺杂之前带的设定,以及杨锐退伍做出解释。
我哥对象是他战友的后续。
无逻辑文笔差,ooc。


=======================

顾顺这次请了五天假回来参加徐宏与杨小惠的婚礼,顺便留在B市跟杨锐过年。

顾顺喝了点酒,杨锐也没开车,便打开了软件叫车。

已经是深夜了,繁华都市归于平静,街道上空荡荡的,就连车道上也只是零星划过几辆轿车。杨锐看着手机屏幕,距离他们最近的车也有快两公里。

顾顺今天跟庄羽他们玩得嗨了,兴许是太久没这么放松的缘故,他站在一边望着杨锐低下的侧脸。

他跟杨锐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六月份。 他们见面次数不多,但还是保持着联系,偶尔他也会给杨锐打电话听听声音。对于他来说,杨锐是让他坚持入蛟龙的重要因素之一。

杨锐退伍他是内疚的,开枪时他晚了一步,子弹打中敌方狙击手的同时,另一颗子弹也打穿了杨锐的右小腿。由于战况紧急,并没有及时送进医院治疗。战后恢复得并不好,特种兵的生活都是高强度的,杨锐的小腿根本无法支撑他完成任务,甚至蛟龙部队的日常训练。不仅是如此,杨锐的年龄也该到了退伍的了,他把十来年的青春都奉献给了国家,也应该休息休息了。

杨锐似乎是察觉到了目光,眼睛从屏幕上移开抬头往他那儿一看。“怎么了?”

顾顺有些心猿意马,他见着夜里静悄悄的没人,就连叫的车也没来。索性就大着胆子伸臂将杨锐搂进怀里,低头用嘴唇蹭了蹭杨锐的耳后。

杨锐骨架小,顾顺轻而易举的就能把他圈在怀里。顾顺闭了闭眼睛,温热鼻息从鼻腔扑洒而出,落在了杨锐的耳廓。“队长,想你了。”

“跟果子似的,幼稚。”杨锐拍了拍他的手臂,应了句。气势稍敛,顾顺某些时候倒不像一个蛟龙对象,反而是有点像他家儿子果子,某些时候黏人的很。

“扯吧你就,果子哪有我这么帅的。”顾顺咧着嘴笑了笑,过了一会他又开口,“哥,你今晚上是……”

“我说你幼稚,没说你帅。车来了,先松。”

这能比吗,果子肯定没我帅,话才到嘴边又不得不咽下,顾顺有点儿郁闷,这司机掐着点来的吧。但杨锐没理他,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

顾顺挨着杨锐坐下,手自然而然圈在杨锐腰上,刚想跟杨锐争论果子跟自己谁帅的事儿,没想到一上车司机就跟杨锐聊起来。司机健谈,跟杨锐东聊西扯,顾顺又不大想搭理那司机,喝了酒难免有点迟钝,插不进话。他望了一眼后视镜,只见司机看着路也没在意后方,索性就探着身挡在杨锐面前,飞快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凑近了在他耳边低声道。

“哥,你今晚上是故意的吧?”

杨锐刚往他大腿招呼了一下警告,回完了司机的问话,这才转过头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嗯,徐宏和小惠结婚我爸妈也放下心了。”说完他又抬着眼反问一句,“不然你能这么嘚瑟?”

顾顺嘿嘿笑了两声,用下巴蹭了蹭杨锐的鬓发。“哥,我今晚唱歌好听吗?”

“注意点,还不错吧。”杨锐一边应付着司机,还得注意听顾顺的悄悄话,他忍不住捏了捏顾顺的手腕提醒他前头不是没人。

“哎你们俩是兄弟吧?感情挺好的啊?”司机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后视镜,问了句。

“…对,我弟弟在外头难得回来一趟,带他回来玩玩。”杨锐似是没反应过来,顿了两秒。

“有个兄弟不错,出事了也能照应照应。”

“的确…师傅你就在这儿停吧,方便你转车。辛苦了,早点回家。”

顾顺来杨锐家里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仅仅是第二次。现在小区里静悄悄的,仅有一两家还开着灯不知道在干些什么。顾顺大着胆子抓着杨锐的手忍不住小声抱怨。“那司机太烦了,我都没能跟你说几句话。”

“去,这叫健谈。”杨锐挑了挑眉,带着他往楼道上走。

“哥,我唱歌的时候帅不帅?”话题又被拐了回来。

“帅。”杨锐有点心不在焉,他用空余的手摸着口袋的钥匙准备开门。

“那我是不是最帅的小伙子?”

“…你是。”

“跟果子比呢?”

“……”

果然挺幼稚,还是果子吧。





【顺锐】情非得已

杨锐视角,超短篇。糖。
无逻辑不严谨ooc,随笔练手日常烂尾。

===========================

   其实以旁人的角度来看,都会认为顾顺的性格不会喜欢一些抒情的歌,甚至可能讨厌。

   但意外的是他很喜欢一些老歌,例如今天和罗星合唱的月半小夜曲,还有今晚上的情非得已。

  闹哄哄的KTV包厢此时安静无比,伴奏响起的一刻杨锐的目光就牢牢锁在了顾顺身上。

  大男孩已经褪去了当年在新兵营的青涩,经历过战争任务的洗礼那张曾经年轻过的面孔显得成熟不已。

  那是一个优秀的蛟龙队员。

  顾顺此时站在包厢中间,高挺的身子挡在了屏幕面前。他握着话筒,目不转睛地与杨锐对视,随着伴奏达到了歌词部分,他这才扬了扬嘴角,嘴唇合启,扬起嗓音,让声音听得轻松愉悦。

  “难以忘记初次遇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悦耳歌声直传耳廓,是无比熟悉的旋律,听得杨锐眉梢一抬,不由自主地微提起唇角掀出浅浅笑容。荧幕光芒泄出,却难以遮盖住男人双目中隐含的光芒,杨锐看过他在战场上的凶悍模样,亦看过平日里玩世不恭的,被旁人称为跩的模样。

  当年在新兵营里初露锋芒的狼崽已经成为了一匹战狼。不输于任何一个人的狼。

   “我竟然又会遇见你。”

  “我真的真的不愿意。”

  杨锐不是第一次听顾顺唱这首歌,不是在KTV,也不是在家,而是在临沂舰的厕所里。醉醺醺的狙击手将蛟龙队长堵在厕所隔间里,紧紧握着杨锐的上臂,吐息间满是暧昧的酒气。

  杨锐其实不喜欢喝酒,但作为男人,哪能不会喝酒。他那回儿也有些醉了,手脚不利索,甚至有些大舌头。平日里嚣张张狂的狙击手此时显得有些紧张,但是行为动作上又很霸道。

  他说,队长,我喜欢你很久了。

  杨锐早就察觉到了,一个人的眼神,是会随着喜欢的人转的。

但是他又是极为犹豫的。顾顺见他不说话,又重复说了一遍,然后用低低地,黯哑地嗓音,口齿不清近似念一般地,唱出了情非得已。

  杨锐还是拒绝了。

  后来为什么又答应了,杨锐也说不清,兴许是在高强度的生活中经历过了生与死,兴许是老了开始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兴许是他小腿被子弹打穿的那一瞬间通过耳麦传来嘶哑地一声杨锐。

  杨锐都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动心了。

也许是很早以前,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动心了。

  歌曲逐渐到达了高潮部分,这不是顾顺第一次唱歌,却是在蛟龙一队和自己的妹妹面前露出了自己深情的一面。

  他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却在意家人对顾顺的看法。

  他推去了杨小惠给他塞的相亲,刻意没在自己的妹妹面前遮掩他跟顾顺的关系。

  仅仅是因为。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主顺锐】【全员欢乐向】我哥哥的对象是他战友。

私设,石头庄羽没死,保留陆琛手臂炸断有女友。几年后的生活。
杨小惠视角。
主顺锐。吃糖组,星懂出没
知乎体吐槽,无逻辑欢乐向,ooc
一发完无修改。阅读愉快!

====================

以下皆是答主亲身经历,全真不假!

话不多说,开码!

事情的开头是这样的。我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我男朋友我哥到底有没有对象,但他一直模模糊糊地把事情混过去。我很疑惑,以前每次给我哥打电话都好像旁边都有个男声,我仔细一琢磨,我哥不会是个gay吧??

越想我就越觉得有可能,毕竟当兵的,一屋子都是男人,我哥不会就这么弯了吧?!

哦,我哥,是海军。多的我就不方便透露了,我男朋友是他战友。

我哥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屋子里住了两年,我有事没事就去他屋子晃晃,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我也曾经尝试着给我哥介绍女朋友,但是结局都一样,女方都摆摆手不愿意跟我联系,甚至还把我微信拉黑了!这算是什么事啊!

到我哥那儿就成了轻描淡写的,你不懂。

不懂个屁啊!!咱家就指望你传宗接代啊!!

在我介绍最后一个姑娘无果时,我男友也退伍回来了。原因是我哥催我结婚,而我哥呢原先是属于我男友上级,男友还是比较听他话的,就回来了。

于是重点就来了!!家里商量着在过年的时候结婚,我男友也赞成了,两家开始筹备婚礼,小辈也就没什么事了。

结婚嘛,总是要请宾客的。所以我男友他们战友就请了亲近的那几个,上级领导也大度,批了他们五天假。

于是我就提议着结婚前聚聚去KTV,我哥和男友也答应了。

我哥,我,还有我男友先到了场,点单之后我就开始点歌,趁着都是自己人,我就先点了一首爱情买卖放飞自我。

正当我握着话筒,撕心裂肺唱着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的时候,欻地一下门就给打开了,还夹杂讨论声。

为首的是一个高大的酷哥(G),估摸着有一米八快一米九,就算是板寸头也遮掩不住的帅气。驼色大衣牛仔裤,那比例,那大长腿,就是活脱脱一个模特!这大概就是网上说的小狼狗款吧!

当时我歌词卡在喉咙里唱都唱不出了,用我男友的话来说整个就一表情包。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眼睛都要掉嘴里了,我竟然看到那帅哥的眼睛在我,男友,还有我哥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冲着我哥的方向走过去一把把我哥揽进怀里一个熊抱,我还看清了我哥上扬的嘴角!

其他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可能是太久没见的战友再会情绪比较激动,怪是怪了点我也没往深处想。我男友搂着我给我介绍他们的战友,其中竟然还有一个小姐姐,那个小姐姐我就用T来代替!

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真给我们女性同胞争光!

除了一个小姐姐,还有一个竟然是断臂了的男人,听我男友说他是当时的是医疗兵,后文我就称他L吧,L在一五年的任务里手臂被手榴弹炸断了。我倒吸一口凉气,平日我哥都不愿意跟我谈战场上的事,这会儿听了真是又敬佩又惋惜。多帅一个小哥哥啊,年纪轻轻就断臂了,不过他跟他对象恩爱得很,据说已经结婚一年了。

一轮介绍下来我也对他们战友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我男友还小声告诉我说队里有两对,一对是T小姐姐和另外一个看起来严肃正经的小哥哥Z是一对,据说他们在一起很不容易,全靠其他队员暗示旁交侧击才成的。

另外一对是两位小哥哥,我男友还让我别太介意。一个是他们队的前主狙,一个是辅狙,分别是X和D,由于主狙辅狙小哥哥的姓字母和前边的L撞了,为了区分我就用名的字母X和D来代替。

大家都就位之后我就招呼着大家唱歌,他们起哄着先让我男友唱一首,我男友见推脱不过,只好拉着我上了。我跟他合唱了一首《Young and Beautiful》,我一边盯着屏幕余光不停往我哥那儿瞟,我竟然看到G的手揽着我哥的腰,我哥还没什么反应,一边聊天还一边笑。我敢打赌这是我看到我哥笑得最多的一天。我总觉得不太对劲,还没来得及多想我男友掐了我一下,我回过神这才认认真真跟他合唱。

一曲唱完了。这可是我最拿手的英文歌,果不其然得到了众人的一片叫好。

我男友让我去跟L的对象聊聊,他们决定把D小哥哥灌醉。

男人嘛,出来总是要喝酒的,在部队管得严一些,但在外头不得放松放松。我就看着我男友跟其他另外几个队员围着D一块喝酒,D特别腼腆,经不住逗,没个几下就红着耳根笑。

D被灌酒,X就看不下去了,于是X就以歌救对象不忘坑兄弟,把一边的G也给拽上去了。据说他俩以前是竞争对手,还打过比赛。

不过男人嘛,一醉泯恩仇。一首月半小夜曲唱得那叫一个怀旧,大概这就是情怀吧。可谓是用情至深,我跟L的对象坐一边喝着酒讨论着八卦,眼睛就忍不住往我哥那儿瞟。

这一下子我就给愣住了,从我这角度来看,我哥正专注地看着G,嘴角微微扬着宠溺笑容,就像在看恋人一样,G也在看着我哥,咧着嘴笑甚至能看到两颗小虎牙。我一个激灵,我靠我哥该不会就跟G在一起了吧,但看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我就纳闷了,难道他们都知道???

我男友也知道???

紧接着一个炸弹又把我炸开了!

那个G竟然对我哥唱《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

那可是少女们的梦!少女们心中的流星花园!!少女们心中的F4!!!!

我甚至看到了G眼睛里边满满的深情!!!还有我哥!你为什么在看着他笑啊!你都没对你妹妹这样笑过!?!?

哥这就是你不告诉我的原因吗!?是吗是吗?!你真的是个gay!!?!?

我当时脑袋仿佛被雷劈了一样!

如遭雷击!重磅炸弹!!

唱个屁的歌啊!!我的嫂子居然是个男人???男人???

震惊之后我又在想,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我应该接受这份狗粮,毕竟都201x年了,做人不应该这么腐朽!!难道这就是我哥不找对象的原因吗,原因是他已经有了一个英俊帅气的小男友!

我一边想着,跟L的对象扯淡,眼睛不断往那边瞟,吃着我哥的狗粮,不得不说,还挺好吃的。

G在我哥面前十足的奶狗模样,就跟我哥家的小果子一样,在我面前凶了吧唧,在我哥怀里就乖乖撒娇。

就这样我跟L的对象,还有小姐姐T聊了一晚上,这会儿我才明白我哥已经跟他在一起好几年了,同时也了解到当初他们的故事。

我也大概理解我哥为啥会喜欢这样的人了。再说了,别人谈恋爱都是约会看电影吃饭,我哥谈恋爱就是训练出任务同生共死。这都赢在起跑线上了。

言归正传,我还是消化了一晚上,毕竟这件事可不是小事。当天咱们散场之后回家,我还在想怎么跟爸妈透露透露呢,于是就问了问我哥。

我给我哥发了微信。

“哥,那个G…你们关系很好啊?”

“嗯,挺不错的。”回得很慢。

我躺在床上看着那条消息,琢磨着怎么样婉转一些询问。

结果下一条信息就窜了出来。

“他是我对象,我俩挺好的。你不用操心了,爸妈见过他。”

????

嗯????

编辑于201x年2月23日14:32














==========================

一个彩蛋。

杨锐洗完澡后从浴室里出来,入眼的就是顾顺抱着小果子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回消息。

他眯起双眼仔细看了一下。

这不是他的手机??

顾顺一手撸猫,察觉到目光将头扭了过去,握着手机的手举起晃了晃。

“我看见你妹给你发消息,我顺手给你回了。”

嗯…?

【顺锐】新兵(下)

含私设,罗星顾顺同期入蛟龙。顺锐新兵营第一次碰面,杨锐视角。
ooc,笔力不足,希望阅读愉快。
怕自己会坑所以很快写出来了。

===================



罗强给蛟龙众人收拾了间新兵楼的宿舍,午休过后便是新兵大会最后一场比赛。

杨锐在新兵宿舍楼楼后看到了一群猫崽儿,为首的是一只三花母猫,尾巴尖儿还是棕色的。杨锐隐约记得她小时候的模样,那会儿杨锐还在三连,还没参加蛟龙初选。

午后的太阳总是最烈的,强烈阳光照射在裸露的皮肤上滚烫不已,一群猫便躲在大树的阴影下,夏天总是最难熬的。

两点半后新兵们陆陆续续的从宿舍楼下来,准备观看新兵大会最后一场比赛,比赛是射击。

射击比赛共有五个项目,分别是:卧姿、远程狙击、立姿、匍匐射击、移动靶射击。在其中难度最高的就是最后一项——移动靶射击,它是五项里最接近实战,考察的不仅仅是士兵的射击能力,士兵还需要判断位置,风向,风速,射程,计算着开枪时间,这都是最为基础的。

杨锐随着人流一路迈向靶场,平时空旷的靶场此时充斥着一张张兴奋的,年轻稚嫩的脸。他被迫挤进前排去观看比赛,他甚至看见了在对面的蛟龙队队员。

烈阳照在身上并不好受,就算空气中都充斥着热气,广播终于宣布比赛开始。杨锐负手而立,眯着眼睛打量着备赛士兵,粗略一数约莫十来个快二十个。

第一个兵上场了,个子不高,动作训练有素,利索的上膛瞄准。立姿是最为轻松的,几乎是一瞬间,沉闷的枪声响起。

砰!

“99.4!”

对于全团来说是个漂亮成绩。

参加比赛的都是各个连队推送上来的精英。射击说难也难,说容易也算容易,只要是一名上进的新兵勤奋练习都能打出一个不错的成绩。但是往往高手之间拼的都是更为精确的数字,因为这才能增加在战场上活命的几率。

一连十个士兵下来都是不俗的成绩,之间相差的数据也不过是零点几。

“下一个!”

这是第十二个选手,他刚上场,杨锐就被旁边新兵带着川味儿的大嗓门吼得耳朵发疼。

“顺儿!加油!!!”

这就是顾顺?杨锐心想。

那位被换作顺儿的新兵朝着声源处望过来,快速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快速的投入到比赛之中。

是长得挺俊的,放在外头大马路上都惹眼无比,更别提这高个头了。杨锐不动声色打量了一番,开腔仿佛若无其事询问着身旁的新兵,“这就是顾顺?”

那名新兵闻言眼睛都没挪一下,目光紧盯着靶场上高大挺拔的身影,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复。“是啊,这就顾顺,我上铺的。”

杨锐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继续将视线投在靶场。

只见他面无表情,显得极为冷静,动作熟练而利索,装枪上膛一气呵成不带喘气,骨节分明的手指扣在扳机上。右眼抵上了瞄准镜上,仅仅是停顿了片刻便立刻叩下了第一枪。

子弹破风自枪管射出,发出了一声枪鸣,稳稳地打在靶上。

“99.6!”

这是目前最好的成绩,一下就比过前十一名的兵!杨锐看到旁边的小伙子几乎要跳起来,他扯着嗓子大吼一声。“顺儿!!你真牛逼!!!”

杨锐差点没乐得笑出声,他仍是紧绷着脸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严肃。这时候到下一名士兵,旁边的新兵蛋子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望向身边的杨锐,操着川味儿的口音,声音里带着得意和骄傲。“我说兄弟,你肯定不是咱们连队的吧,咱们连队有谁不知道顾顺啊,咱们连队就他打靶最准,也就射击是最轻而易举的了。”

杨锐点了点头,说了声是。

“我跟你说,这全团的射击我觉着也就四连那个叫罗星的能比一比,其他人根本排不上。” 他大力地挥了挥手,一脸不屑。

“罗星又是谁?”

“哦,就下边上场那个,我顺儿可比他帅多了!”

杨锐挤出了一个鼻音算是应答,也不再说话了,他继续将视线落在了靶场上。那个名叫罗星的年轻人也很快打出了立姿成绩。

99.5,仅跟顾顺的成绩差了0.1。

射击比赛人多,比赛进程比较缓慢。太阳西斜天气愈发炎热,天气也是影响发挥的一部分因素,天气太热,太闷,都会给射击手带来心情变化和状态的改变。

杨锐特意听了一下成绩,顾顺和罗星的成绩拉了他人一大截,而这两人的差距却仅仅在0.1这个微妙的数字里,罗星略高一点。这个时候就看谁沉不住气了。顾顺的成绩在远程狙击和立姿最高,而罗星是在卧姿和匍匐射击最高。

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最后的移动靶射击成了定胜负的关键。

只要不脱靶,胜负即在二人之间产生。

罗星是第一个上场,他拎着枪很快就投入比赛之中。他半跪在赛场上,紧紧盯着移动靶。

此时所有观赛的新兵似乎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扰到比赛中的人。就连杨锐的情绪也渐渐调动进了其中,这两名新兵对于当年的他毫不逊色,每个都是精锐。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击声响彻耳畔,几乎是枪声落下的一瞬间裁判就报出了成绩。

“97.3!”

漂亮的成绩!就连当初的杨锐在比赛中也只打出了97的成绩。杨锐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期待着顾顺的比赛成绩。他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旁边的新兵也跟着一同屏住呼吸不再说话。

一连几个士兵都过去了,一时间场上气氛凝重严肃至极,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顾顺打出的成绩。

“下一个!”

广播传来的通知,立在一边候场的顾顺同时也睁开了双目,抬腿迈步不疾不徐走向了射击位,自信,气势如虹。他先是看了罗星一眼,紧接着扭了扭手腕,拿起一旁摆放着的枪支装枪上弹。

年轻还稍显稚嫩,短短的板寸干净利落,显得精神奕奕,黝黑双眸深沉而凝重。在对手强横的实力下,就算心理素质再怎么好此时也紧张起来。

比赛奖品无非都是一些热水袋,水壶之类的生活用具。但它所带来的荣誉却是无比高大的。杨锐想起罗强说的话。

没有目标,不肯努力的兵都是孬兵。

很显然,这一届新兵的素质都是极好的。

杨锐目不转睛地盯着赛场上的顾顺,这个时候他很难将视线移开,他的目光落在顾顺俊逸的侧脸上,坚毅严肃的表情,眼神专注而充满自信,炯炯有神,薄厚恰好的双唇紧紧抿成一线。纵使如此,杨锐从微不可见的细节上感受到这位年轻的射击手内心的压力和紧张。

但他又不能看起来紧张,必须在气势上就要赢过其他人,只有自信才能让他获胜。

张狂骄傲,斗志高昂,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势,如同林间猎豹。那一瞬间,杨锐心里猛地一跳,几乎能从他的身影看出了狙击手的潜质,面对压力冷静沉着,临危不惧。

只见顾顺歪头将眼睛对上瞄准镜,杨锐一时有些发愣,难以回过神。

这是个好兵,很不错的小伙子。

杨锐心中响起这句话。

这就在这句话响起的同时,一连串的枪声打响。

砰砰砰——!

顾顺的手指猛地按下扣板,十颗子弹飞快地打出,子弹头部破风撕裂空气,带着与射击手一般的气势打在了赛靶上。仿佛置身战场,赛靶就是敌人。

军人的骨,军人的魂。

杨锐的心嘭嘭直跳,有些发颤,一腔热血也被调动了起来,他的呼吸略微急促,那子弹打在靶上的同时,仿佛也打在了他的内心上。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成绩,他们早就看出罗星和顾顺的较劲,也知道第一和第二都即将出现在这两人身上。

“97.5!”

成绩念出的一瞬间,靶场上先是停顿两秒,随即爆发出了尖叫和喊声,恰是掌声雷动,杨锐身旁的新兵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激动地拥住了顾顺。不仅是这位兵蛋子,三连的兵围着,簇拥着胜利者。

顾顺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他的眼睛被胜利的喜悦而充斥,他稍稍咧了咧唇角,露出一口森白的牙。

宛若在发光。

杨锐看着那张脸也忍不住笑了笑,比赛结束,他也对这次的新兵能力有了了解,抬起脚准备走。

突然,顾顺的头扭了过来,一双深邃如墨的双目朝着杨锐这儿望了过来。恰好跟杨锐的视线接上,看得他心头一颤,就连在回舰时都深深记住了那个眼神。

心如鼓擂。

他吸了一口气,旋身错开了视线,大步离开,正巧撞上了匆匆赶来的徐宏。

“队长,任务资料下来了。”

【顺锐】新兵(上)

私设。前文铺垫长,小果子活在别人的话里。有路人出没。
笔力一般流水账,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标题做修改,因为感觉文不对题(…)

===========================





杨锐接到任务,在临沂舰上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顾顺。

早在前几年顾顺和杨锐就已经见过一面,杨锐有印象,顾顺估计没。

当时杨锐就站在一边跟新兵蛋子挤着。太阳大得很,晒得人心浮气躁。靶场上熙熙攘攘站着新兵,那是最后一轮决赛。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模样还带着稚气,由于长得俊俏连板寸头都显得气势非凡。他稳稳地握着枪,面上满是严肃的神情,侧头如鹰双眸闭上一只,余下那只透过瞄准镜紧紧盯着四百米外的移动靶,双唇抿成一线。杨锐甚至能看到他额上渗出的薄汗。

砰!

……

那会儿正接到任务,蛟龙一行刚接到任务到任务执行点待命,xx团恰好离任务地点不远,徐宏就提议在那儿候着,顺便瞅瞅有什么资质好,成绩拔尖的新兵给挖进蛟龙里。

杨锐一想,也无所谓。当年他跟徐宏就是这儿的兵,三连二班,他当初就是二班班长,徐宏比他小点儿,是他带的兵。两人当初被连长选上参加蛟龙突击队的选拔,跟他们同行的还有别的班的人,最后也就他俩跟另外一个别的连的兵通过了。

……

蛟龙一队陆续从军用直升飞机上下来,除了杨锐和徐宏,其他队员也是从别的团上来的,对这儿没啥感觉。

众人刚下飞机就不知道跑哪看热闹去了,正巧这两天xx团正举办着新兵大会,美其名曰是搞活动搞比赛,实际上是给上头的领导看看有什么有潜力的新兵。

杨锐跟徐宏商量着先是去看看以前的三连连长罗强。一路上人头攒动,杨锐和徐宏都是在蛟龙混过好几年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自然与这些新兵蛋子不同,还引得不少人频频回视打量。

杨锐也有好几年没回过这儿了,他的视线从宿舍楼逡巡到操场,这会儿都在操场上看比赛,他跟徐宏几乎是很快就走到了三连连长办公室。杨锐站在门前屈指敲了两下门,喊了声报告。

“进来。”

门里面传来浑厚熟悉的应答,杨锐这才握着门把手踏了进去。厚实靴底踩在了瓷砖上,徐宏杨锐二人并排而立,动作一致利索,几乎是一瞬间抬臂整整齐齐地向办公椅上坐着的人行了军礼。

“三连二班杨锐报道。”

“三连二班徐宏报道。”

罗强正喝着茶,看清楚来人的模样面上表情从悠闲转为惊喜,杨锐和徐宏是他最得意的兵,当初两人一起进了蛟龙给罗强挣足了面子,在别的连长面前扬眉吐气了一番。

“靠,怎么是你两人,终于肯回来看看了啊?”罗强笑骂着打趣了两人,放下茶杯从办公椅上站起大步走过去一人给了一拳头在肩膀上。“来,坐。怎么着,又有任务了?”

杨锐抿着唇,嘴角略略往上一提笑了笑,抬手揉了揉被捶的肩膀,“对,就在这边不远,任务资料还没发放下来,我们先来这边待命。”

罗强点点头,复而拍了拍杨锐的肩膀,“听说你小子可以啊,当上蛟龙突击队队长,不错,真给咱们连争光。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两天,最近不举行着新兵大会,你俩也好好休息再出任务。”

“不说咱,三连也是人才倍出啊。我都看到楼底黑板上比赛成绩前三写得大多都是咱们三连的人。”徐宏笑道。

“哎,要说人才,我这儿倒是培养出来个好兵,这两天给三连拿了不少第一,比当年的你们分毫不差。基本上每个项目都拿了好名次,真长脸。”

杨锐挑了挑眉,没接茬儿。反倒是徐宏来了兴趣,问了句:“谁啊?哪个班的?”

“你这小子,又想来我这儿挖新兵进你们蛟龙啊?要知道我培养个好兵得付出多少心血啊,你们倒好,来我这儿撬人。”罗强比徐宏多混了多少年,还能不知道他话里意思。他笑骂一句,接着装成一脸肉疼状,但话里仍是带着笑的。“顾顺,叫顾顺。模样挺俊的,前段时间新兵考试综合成绩是三连第一。哦,跟你们一样也是二班的。”

这么一提杨锐倒是想起来了,来找罗强的时候是有不少新兵们都招呼着去看一个叫顾顺的兵比赛。可见这顾顺在新兵里头也算个名人了。杨锐抬了抬眼来了几分兴致,说:“那还挺厉害的啊,比我们当时强多了。是吧徐宏?”

“是,那会儿竞争的还有好几个兵,都不比咱们差。最后他们都去哪儿来着?”

“哦,这个啊,都被别的领导看上带走了,你们说,要是当个兵没点目标来混日子,不就是孬么……”

两人便跟罗强聊了一上午,太久没见,再加上罗强也是个健谈的人,三人从新兵谈到了蛟龙。杨锐和徐宏也对xx团的出色兵大致有了个了解。例如四连三班的谁,二连二班的哪个兵……

“哎呦,也到吃饭了点了。老李你们也挺久没见了吧?走,我请你们吃一顿顺便聊聊去。”罗强握着茶几上的茶杯喝了口润了润干燥嗓口,眼皮一掀瞟了眼白墙上的挂钟。时针恰好定在十二点之上,他从沙发上站起拍了拍杨锐的肩,扬了扬下巴。

“希望老李能多研究研究新菜,可别跟几年前似的还一样。”

“去去去,就你小子事儿多。人老李不忙着呢?”罗强揽着两人的肩膀便往办公室门口带,刚到门边似乎是想起什么,又补了句。

“哦,那顾顺下午还有场比赛,你们闲着没事儿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