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绵

佛系写文,顺锐景译。

【顺锐】新兵(下)

含私设,罗星顾顺同期入蛟龙。顺锐新兵营第一次碰面,杨锐视角。
ooc,笔力不足,希望阅读愉快。
怕自己会坑所以很快写出来了。

===================



罗强给蛟龙众人收拾了间新兵楼的宿舍,午休过后便是新兵大会最后一场比赛。

杨锐在新兵宿舍楼楼后看到了一群猫崽儿,为首的是一只三花母猫,尾巴尖儿还是棕色的。杨锐隐约记得她小时候的模样,那会儿杨锐还在三连,还没参加蛟龙初选。

午后的太阳总是最烈的,强烈阳光照射在裸露的皮肤上滚烫不已,一群猫便躲在大树的阴影下,夏天总是最难熬的。

两点半后新兵们陆陆续续的从宿舍楼下来,准备观看新兵大会最后一场比赛,比赛是射击。

射击比赛共有五个项目,分别是:卧姿、远程狙击、立姿、匍匐射击、移动靶射击。在其中难度最高的就是最后一项——移动靶射击,它是五项里最接近实战,考察的不仅仅是士兵的射击能力,士兵还需要判断位置,风向,风速,射程,计算着开枪时间,这都是最为基础的。

杨锐随着人流一路迈向靶场,平时空旷的靶场此时充斥着一张张兴奋的,年轻稚嫩的脸。他被迫挤进前排去观看比赛,他甚至看见了在对面的蛟龙队队员。

烈阳照在身上并不好受,就算空气中都充斥着热气,广播终于宣布比赛开始。杨锐负手而立,眯着眼睛打量着备赛士兵,粗略一数约莫十来个快二十个。

第一个兵上场了,个子不高,动作训练有素,利索的上膛瞄准。立姿是最为轻松的,几乎是一瞬间,沉闷的枪声响起。

砰!

“99.4!”

对于全团来说是个漂亮成绩。

参加比赛的都是各个连队推送上来的精英。射击说难也难,说容易也算容易,只要是一名上进的新兵勤奋练习都能打出一个不错的成绩。但是往往高手之间拼的都是更为精确的数字,因为这才能增加在战场上活命的几率。

一连十个士兵下来都是不俗的成绩,之间相差的数据也不过是零点几。

“下一个!”

这是第十二个选手,他刚上场,杨锐就被旁边新兵带着川味儿的大嗓门吼得耳朵发疼。

“顺儿!加油!!!”

这就是顾顺?杨锐心想。

那位被换作顺儿的新兵朝着声源处望过来,快速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快速的投入到比赛之中。

是长得挺俊的,放在外头大马路上都惹眼无比,更别提这高个头了。杨锐不动声色打量了一番,开腔仿佛若无其事询问着身旁的新兵,“这就是顾顺?”

那名新兵闻言眼睛都没挪一下,目光紧盯着靶场上高大挺拔的身影,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复。“是啊,这就顾顺,我上铺的。”

杨锐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继续将视线投在靶场。

只见他面无表情,显得极为冷静,动作熟练而利索,装枪上膛一气呵成不带喘气,骨节分明的手指扣在扳机上。右眼抵上了瞄准镜上,仅仅是停顿了片刻便立刻叩下了第一枪。

子弹破风自枪管射出,发出了一声枪鸣,稳稳地打在靶上。

“99.6!”

这是目前最好的成绩,一下就比过前十一名的兵!杨锐看到旁边的小伙子几乎要跳起来,他扯着嗓子大吼一声。“顺儿!!你真牛逼!!!”

杨锐差点没乐得笑出声,他仍是紧绷着脸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严肃。这时候到下一名士兵,旁边的新兵蛋子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望向身边的杨锐,操着川味儿的口音,声音里带着得意和骄傲。“我说兄弟,你肯定不是咱们连队的吧,咱们连队有谁不知道顾顺啊,咱们连队就他打靶最准,也就射击是最轻而易举的了。”

杨锐点了点头,说了声是。

“我跟你说,这全团的射击我觉着也就四连那个叫罗星的能比一比,其他人根本排不上。” 他大力地挥了挥手,一脸不屑。

“罗星又是谁?”

“哦,就下边上场那个,我顺儿可比他帅多了!”

杨锐挤出了一个鼻音算是应答,也不再说话了,他继续将视线落在了靶场上。那个名叫罗星的年轻人也很快打出了立姿成绩。

99.5,仅跟顾顺的成绩差了0.1。

射击比赛人多,比赛进程比较缓慢。太阳西斜天气愈发炎热,天气也是影响发挥的一部分因素,天气太热,太闷,都会给射击手带来心情变化和状态的改变。

杨锐特意听了一下成绩,顾顺和罗星的成绩拉了他人一大截,而这两人的差距却仅仅在0.1这个微妙的数字里,罗星略高一点。这个时候就看谁沉不住气了。顾顺的成绩在远程狙击和立姿最高,而罗星是在卧姿和匍匐射击最高。

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最后的移动靶射击成了定胜负的关键。

只要不脱靶,胜负即在二人之间产生。

罗星是第一个上场,他拎着枪很快就投入比赛之中。他半跪在赛场上,紧紧盯着移动靶。

此时所有观赛的新兵似乎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扰到比赛中的人。就连杨锐的情绪也渐渐调动进了其中,这两名新兵对于当年的他毫不逊色,每个都是精锐。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击声响彻耳畔,几乎是枪声落下的一瞬间裁判就报出了成绩。

“97.3!”

漂亮的成绩!就连当初的杨锐在比赛中也只打出了97的成绩。杨锐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期待着顾顺的比赛成绩。他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旁边的新兵也跟着一同屏住呼吸不再说话。

一连几个士兵都过去了,一时间场上气氛凝重严肃至极,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顾顺打出的成绩。

“下一个!”

广播传来的通知,立在一边候场的顾顺同时也睁开了双目,抬腿迈步不疾不徐走向了射击位,自信,气势如虹。他先是看了罗星一眼,紧接着扭了扭手腕,拿起一旁摆放着的枪支装枪上弹。

年轻还稍显稚嫩,短短的板寸干净利落,显得精神奕奕,黝黑双眸深沉而凝重。在对手强横的实力下,就算心理素质再怎么好此时也紧张起来。

比赛奖品无非都是一些热水袋,水壶之类的生活用具。但它所带来的荣誉却是无比高大的。杨锐想起罗强说的话。

没有目标,不肯努力的兵都是孬兵。

很显然,这一届新兵的素质都是极好的。

杨锐目不转睛地盯着赛场上的顾顺,这个时候他很难将视线移开,他的目光落在顾顺俊逸的侧脸上,坚毅严肃的表情,眼神专注而充满自信,炯炯有神,薄厚恰好的双唇紧紧抿成一线。纵使如此,杨锐从微不可见的细节上感受到这位年轻的射击手内心的压力和紧张。

但他又不能看起来紧张,必须在气势上就要赢过其他人,只有自信才能让他获胜。

张狂骄傲,斗志高昂,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势,如同林间猎豹。那一瞬间,杨锐心里猛地一跳,几乎能从他的身影看出了狙击手的潜质,面对压力冷静沉着,临危不惧。

只见顾顺歪头将眼睛对上瞄准镜,杨锐一时有些发愣,难以回过神。

这是个好兵,很不错的小伙子。

杨锐心中响起这句话。

这就在这句话响起的同时,一连串的枪声打响。

砰砰砰——!

顾顺的手指猛地按下扣板,十颗子弹飞快地打出,子弹头部破风撕裂空气,带着与射击手一般的气势打在了赛靶上。仿佛置身战场,赛靶就是敌人。

军人的骨,军人的魂。

杨锐的心嘭嘭直跳,有些发颤,一腔热血也被调动了起来,他的呼吸略微急促,那子弹打在靶上的同时,仿佛也打在了他的内心上。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成绩,他们早就看出罗星和顾顺的较劲,也知道第一和第二都即将出现在这两人身上。

“97.5!”

成绩念出的一瞬间,靶场上先是停顿两秒,随即爆发出了尖叫和喊声,恰是掌声雷动,杨锐身旁的新兵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激动地拥住了顾顺。不仅是这位兵蛋子,三连的兵围着,簇拥着胜利者。

顾顺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他的眼睛被胜利的喜悦而充斥,他稍稍咧了咧唇角,露出一口森白的牙。

宛若在发光。

杨锐看着那张脸也忍不住笑了笑,比赛结束,他也对这次的新兵能力有了了解,抬起脚准备走。

突然,顾顺的头扭了过来,一双深邃如墨的双目朝着杨锐这儿望了过来。恰好跟杨锐的视线接上,看得他心头一颤,就连在回舰时都深深记住了那个眼神。

心如鼓擂。

他吸了一口气,旋身错开了视线,大步离开,正巧撞上了匆匆赶来的徐宏。

“队长,任务资料下来了。”

评论(1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