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绵

佛系写文,顺锐景译。

【顺锐】我和果子比,谁帅?

日常随笔小甜饼,总觉得一天不写就对不起自己。深刻反思然后赶出一篇小日常,掺杂之前带的设定,以及杨锐退伍做出解释。
我哥对象是他战友的后续。
无逻辑文笔差,ooc。


=======================

顾顺这次请了五天假回来参加徐宏与杨小惠的婚礼,顺便留在B市跟杨锐过年。

顾顺喝了点酒,杨锐也没开车,便打开了软件叫车。

已经是深夜了,繁华都市归于平静,街道上空荡荡的,就连车道上也只是零星划过几辆轿车。杨锐看着手机屏幕,距离他们最近的车也有快两公里。

顾顺今天跟庄羽他们玩得嗨了,兴许是太久没这么放松的缘故,他站在一边望着杨锐低下的侧脸。

他跟杨锐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六月份。 他们见面次数不多,但还是保持着联系,偶尔他也会给杨锐打电话听听声音。对于他来说,杨锐是让他坚持入蛟龙的重要因素之一。

杨锐退伍他是内疚的,开枪时他晚了一步,子弹打中敌方狙击手的同时,另一颗子弹也打穿了杨锐的右小腿。由于战况紧急,并没有及时送进医院治疗。战后恢复得并不好,特种兵的生活都是高强度的,杨锐的小腿根本无法支撑他完成任务,甚至蛟龙部队的日常训练。不仅是如此,杨锐的年龄也该到了退伍的了,他把十来年的青春都奉献给了国家,也应该休息休息了。

杨锐似乎是察觉到了目光,眼睛从屏幕上移开抬头往他那儿一看。“怎么了?”

顾顺有些心猿意马,他见着夜里静悄悄的没人,就连叫的车也没来。索性就大着胆子伸臂将杨锐搂进怀里,低头用嘴唇蹭了蹭杨锐的耳后。

杨锐骨架小,顾顺轻而易举的就能把他圈在怀里。顾顺闭了闭眼睛,温热鼻息从鼻腔扑洒而出,落在了杨锐的耳廓。“队长,想你了。”

“跟果子似的,幼稚。”杨锐拍了拍他的手臂,应了句。气势稍敛,顾顺某些时候倒不像一个蛟龙对象,反而是有点像他家儿子果子,某些时候黏人的很。

“扯吧你就,果子哪有我这么帅的。”顾顺咧着嘴笑了笑,过了一会他又开口,“哥,你今晚上是……”

“我说你幼稚,没说你帅。车来了,先松。”

这能比吗,果子肯定没我帅,话才到嘴边又不得不咽下,顾顺有点儿郁闷,这司机掐着点来的吧。但杨锐没理他,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

顾顺挨着杨锐坐下,手自然而然圈在杨锐腰上,刚想跟杨锐争论果子跟自己谁帅的事儿,没想到一上车司机就跟杨锐聊起来。司机健谈,跟杨锐东聊西扯,顾顺又不大想搭理那司机,喝了酒难免有点迟钝,插不进话。他望了一眼后视镜,只见司机看着路也没在意后方,索性就探着身挡在杨锐面前,飞快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凑近了在他耳边低声道。

“哥,你今晚上是故意的吧?”

杨锐刚往他大腿招呼了一下警告,回完了司机的问话,这才转过头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嗯,徐宏和小惠结婚我爸妈也放下心了。”说完他又抬着眼反问一句,“不然你能这么嘚瑟?”

顾顺嘿嘿笑了两声,用下巴蹭了蹭杨锐的鬓发。“哥,我今晚唱歌好听吗?”

“注意点,还不错吧。”杨锐一边应付着司机,还得注意听顾顺的悄悄话,他忍不住捏了捏顾顺的手腕提醒他前头不是没人。

“哎你们俩是兄弟吧?感情挺好的啊?”司机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后视镜,问了句。

“…对,我弟弟在外头难得回来一趟,带他回来玩玩。”杨锐似是没反应过来,顿了两秒。

“有个兄弟不错,出事了也能照应照应。”

“的确…师傅你就在这儿停吧,方便你转车。辛苦了,早点回家。”

顾顺来杨锐家里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仅仅是第二次。现在小区里静悄悄的,仅有一两家还开着灯不知道在干些什么。顾顺大着胆子抓着杨锐的手忍不住小声抱怨。“那司机太烦了,我都没能跟你说几句话。”

“去,这叫健谈。”杨锐挑了挑眉,带着他往楼道上走。

“哥,我唱歌的时候帅不帅?”话题又被拐了回来。

“帅。”杨锐有点心不在焉,他用空余的手摸着口袋的钥匙准备开门。

“那我是不是最帅的小伙子?”

“…你是。”

“跟果子比呢?”

“……”

果然挺幼稚,还是果子吧。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