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绵

佛系写文,顺锐景译。

【池陆】针锋相对(上)

其实是车,但我就是无耻的开一半。在我ao3没注册好之前我是不会发车的(。

————

在池震的印象里,陆离无论是处事还是不动的时候都是带着一股子狠劲的,就算一声不吭,也能被他身上迸发出来的气势给唬住。

但此时不同,被灌了几杯烈酒的陆离早已是半醉半醒的状态,他睁着眼却显得有些无辜和茫然。池震这会儿可算后悔了,没想到陆离这么不禁喝。

当然这纯属是池震欺负人不懂,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劝酒,陆离已经隐约有了发怒迹象,却出奇的听话灌了三杯。那气势足足把池大律师吓唬住了。

池震坐在床边喘气,没想到那么瘦一人这么重,腰倒是挺细的,一圈便能圈住。

陆离抵在床头边,由于酒的后劲上来了使得他面颊泛红,他抬臂扯着领口扣子解开,紧接着不动了。当池震快以为他睡着的时候,他却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池震,你以前打那些官司,不会良心不安吗?”

陆离语速比平时慢了些,但吐字清晰至极,没有一丝打磕的地方。他抬臂用手捞了捞有些潮湿的刘海至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甚至连那双平时阴沉的双眸都亮了许些。

话语落入耳中的时候,池震能明显感受到自己呼吸一顿,话语卡在喉咙却是说不出来,但陆离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而是接着说道。

“为了赢官司,而将人无情地害死,你就没有感觉愧疚?”

池震无法回答,也不知怎么应答。

平日里舌灿莲花,口才一流的池大律师此时也被问得哑口无言。

“说实话,池震,我很讨厌你。你被吊销律师证的时候,我很高兴。”

“我知道你不是心甘情愿来当警察。”

“董局应该是抓住了你什么弱点,你不得不来,我说得没错吧?”

一字一句都在直戳着池震的神经,他紧咬着牙关,顿了片刻吐出了句话,虽然这句话的轻松带了些刻意的味道。

“我问一下陆队长,您带枪了吗?”

陆离扬了扬眉梢,神情带了几分嘲弄意味,他微微挺了挺腰,伸手至腰后解下枪套啪地一下放在床头柜上。语气里带了许些挑衅。

“带了。”

池震转了转手腕,他身体前倾逼近对方,甚至能闻见身上的酒气,开腔语气是出奇的平静。“我也不喜欢你,陆队长。但是不得不承认你今天的问话让我挺惊讶,当然,我想我也可以不回应这些问题,你说对吗?”

陆离难得地唇角往上提了提。

“对,因为你不敢。”

池震拧了拧眉,啧得发出一声轻嗤,随之略显轻佻地应了一句。

“陆队长,你要是再说一句,我可就亲上去了啊?”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