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绵

佛系写文,顺锐景译。

【顺锐】情非得已

杨锐视角,超短篇。糖。
无逻辑不严谨ooc,随笔练手日常烂尾。

===========================

   其实以旁人的角度来看,都会认为顾顺的性格不会喜欢一些抒情的歌,甚至可能讨厌。

   但意外的是他很喜欢一些老歌,例如今天和罗星合唱的月半小夜曲,还有今晚上的情非得已。

  闹哄哄的KTV包厢此时安静无比,伴奏响起的一刻杨锐的目光就牢牢锁在了顾顺身上。

  大男孩已经褪去了当年在新兵营的青涩,经历过战争任务的洗礼那张曾经年轻过的面孔显得成熟不已。

  那是一个优秀的蛟龙队员。

  顾顺此时站在包厢中间,高挺的身子挡在了屏幕面前。他握着话筒,目不转睛地与杨锐对视,随着伴奏达到了歌词部分,他这才扬了扬嘴角,嘴唇合启,扬起嗓音,让声音听得轻松愉悦。

  “难以忘记初次遇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悦耳歌声直传耳廓,是无比熟悉的旋律,听得杨锐眉梢一抬,不由自主地微提起唇角掀出浅浅笑容。荧幕光芒泄出,却难以遮盖住男人双目中隐含的光芒,杨锐看过他在战场上的凶悍模样,亦看过平日里玩世不恭的,被旁人称为跩的模样。

  当年在新兵营里初露锋芒的狼崽已经成为了一匹战狼。不输于任何一个人的狼。

   “我竟然又会遇见你。”

  “我真的真的不愿意。”

  杨锐不是第一次听顾顺唱这首歌,不是在KTV,也不是在家,而是在临沂舰的厕所里。醉醺醺的狙击手将蛟龙队长堵在厕所隔间里,紧紧握着杨锐的上臂,吐息间满是暧昧的酒气。

  杨锐其实不喜欢喝酒,但作为男人,哪能不会喝酒。他那回儿也有些醉了,手脚不利索,甚至有些大舌头。平日里嚣张张狂的狙击手此时显得有些紧张,但是行为动作上又很霸道。

  他说,队长,我喜欢你很久了。

  杨锐早就察觉到了,一个人的眼神,是会随着喜欢的人转的。

但是他又是极为犹豫的。顾顺见他不说话,又重复说了一遍,然后用低低地,黯哑地嗓音,口齿不清近似念一般地,唱出了情非得已。

  杨锐还是拒绝了。

  后来为什么又答应了,杨锐也说不清,兴许是在高强度的生活中经历过了生与死,兴许是老了开始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兴许是他小腿被子弹打穿的那一瞬间通过耳麦传来嘶哑地一声杨锐。

  杨锐都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动心了。

也许是很早以前,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动心了。

  歌曲逐渐到达了高潮部分,这不是顾顺第一次唱歌,却是在蛟龙一队和自己的妹妹面前露出了自己深情的一面。

  他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却在意家人对顾顺的看法。

  他推去了杨小惠给他塞的相亲,刻意没在自己的妹妹面前遮掩他跟顾顺的关系。

  仅仅是因为。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评论(4)

热度(44)